廉政建设
廉政建设
团青风采
廉政建设
皇冠买球官网注册 > 廉政建设 >
防微杜渐而禁于未然——反腐倡廉教育专题二

        贪官绰号留笑柄

    翻开古代典籍,除了清正廉洁的官员留下了一些“雅号”外,一些贪官、庸官也留下了或令人发指或令人不齿的“绰号”。这些“绰号”穿越历史的烟云,成为典籍中的笑柄,读来令人深思。

   “四尽太守”。南朝梁时,鱼泓做过南谯、竟陵、新兴、永宁等地太守。他经常对人说:“我当一郡太守,要搞它个四尽:水中鱼蟹尽,山中麋鹿尽,田中米谷尽,村里百姓尽。”百姓恶其贪,称其为“四尽太守”。

   “十钱主簿”。北魏时期,元庆智做太尉主簿,事情无论大小,总要先有贿赂,然后才处理,连十来个钱都收,被称为“十钱主簿”。

   “金牛御史”。唐朝时,有个侍御史名叫严升期,他特别爱吃牛肉,巡察时所到州县烹宰的牛极多。他同时又是一个贪官,问题不论大小,只要交纳金银,就一概不予追究。所以,他所到之处,金银价格暴涨。时人讥讽其为“金牛御史”。

   “白兔御史”。唐朝时,御史王弘义曾向瓜农要瓜吃,遭到拒绝。王弘义便称瓜园中有白兔,叫县吏派人捕捉,于是瓜秧尽被踩烂。百姓愤而呼其“白兔御史”。

   “三旨相公”。宋神宗时,宰相王圭在位16年,尸位素餐,从无建树,上殿面君,曰“取圣旨”;听取皇帝指示后,曰“领圣旨”;回到衙门后,对秉事者曰“已得圣旨”。时人谓其“三旨相公”,以讥讽其失职。

   “六如给事”。北宋钦宗时,金兵包围汴梁。李邺出使金军大营,回城后盛赞金兵:“人如虎,马如龙,上山如猿,入水如獭,其势如泰山,中国如累卵。”他被百姓骂为“六如给事”。

   “带汁诸葛亮”。南宋宁宗开禧年间,宋军北伐失败,金军反攻,扬州守将郭倪弃城而逃。此人自负多谋,一向以“诸葛亮”自居,曾造木牛流马以效诸葛。兵败后,他伤心流泪。时人嘲笑他为“带汁诸葛亮”(“汁”指眼泪)。

   “李草鞋”。南宋宁宗时,李汝翼任九江元帅,贪欲十足,连营中最穷的士兵也不放过,规定他们每天交一双草鞋。士兵们私下称其为“李草鞋”。

   “浪子宰相”。宋徽宗时,宰相李邦彦“游纵无俭”,行为放荡,好作淫词艳曲,位居宰辅而不理政事,只知享乐,自称“赏尽天下花,踢尽天下球,做尽天下官”。时人呼其“浪子宰相”。

   “四姓奴”。明代李鲁生、李蕃见风使舵,不断改换门庭,先后投靠当奴的魏广微、冯铨、崔呈秀、魏忠贤,为一个个新主子奔走呼号,对老主子落井下石,时号两人“四姓奴”。

   “鸟巡抚”。明末崇祯时,右佥都御史、湖广巡抚宋一鹤善于讨好上官。到任后照例要持名贴参见上司。他得知上司杨嗣昌的父亲大名为鹤,便在名帖上把自己的署名改做“一鸟”,以示避讳,表示对杨嗣昌父子的尊敬。殊不知这一改却落下“鸟巡抚”的绰号,传笑四方。政敌抓住这件事上疏攻击他,弄得他只好辞官不做。

   “老庆记公司”。清朝末年的庆亲王奕劻是一位卓越的“乌纱经营”的“成功人士”。奕劻当时权倾朝野,不少豪门子弟、富商大贾为了弄顶乌纱戴戴,都投到他的门下;一些中下层官员为了得到肥缺或更大的乌纱,也纷纷奔走于庆亲王府。《庆亲王外传》称:“彼之邸第在皇城外之北,北京大小官员,无一不奔走于其门者,盖即中国所云‘其门如市’也。”凡是到奕劻门下求官者,自然要献上大笔银两,其中杨士骧的山东巡抚一职,出10万两银子买得,袁世凯、徐世昌等人也都是花重金买得更大的乌纱才得掌大权的。有一次邮传部尚书一职空缺,奕劻便放出口风,说此缺当售银30万两。后来盛宣怀提出要买,奕劻知道他做官撸了不少银子,便想榨他一把,说“别人30万可以,你就非60万两不可。”后来盛宣怀托人说情侃价,才以30万买下这顶乌纱,但奕劻要求“须交现金,不收他物”。没几年,奕劻靠买官所得便达万万两。由于奕劻乌纱生意异常火爆,故而赢得了“老庆记公司”的称号。

——摘自《经典杂文》第5期

皇冠买球官网注册 | 关于我们 | 工程展示 | 新闻动态 | 企业文化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18 皇冠买球官网注册 
        豫ICP备12018086号(豫ICP备12018086号-1)